楚天金報訊 圖為:法警給被告人劉維遞水
  圖為:庭審現場的醫護人員
  圖為:休庭時,民警疏導被告人劉小平
  劉漢、劉維等36人涉嫌犯組織、領導、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以及故意殺人罪等案件,昨日下午繼續在咸寧市公開開庭審理。
  劉漢等10人案進入法庭辯論階段。公訴人指出,公訴人當庭出示證據相互印證,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體系,足以證明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,被告人及辯護人對事實的質疑不能成立。
  公訴人指出,被告人劉漢系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、領導者,被告人唐先兵、劉小平、孫華君、繆軍系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積极參加者。被告人劉崗、李波、車大勇、仇德峰、肖永紅系黑社會性質組織一般參加者。劉漢等10名被告人均一人犯數罪,均應數罪並罰。被告單位四川漢龍(集團)有限公司應當以騙取貸款、票據承兌、金融票證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被告人孫華君、繆軍有法定的坦白情節,認罪態度較好,建議對兩人從輕處罰。
  被告人劉漢結合個人經歷,作了140分鐘的自行辯護。劉漢否認起訴指控,辯稱所有事實、證據不能證實其犯罪;其不存在組織、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。其他同案被告人也作了自行辯護。
  劉漢與前妻法庭相見 場景動容催人警醒
  16日上午,經劉漢等被告人及其辯護人申請,法庭安排劉漢的前妻、另案犯罪嫌疑人楊某出庭作證。楊某出庭前,審判長作出說明:“鑒於楊某與被告人劉漢的關係,本庭希望被告人控制好自己的情緒,配合法庭做好案件事實的調查。”
  楊某出庭前,劉漢的目光便一直盯著被告人、證人的出入口。隨著審判長宣佈傳另案犯罪嫌疑人楊某出庭,楊某在兩名女法警的押解下,走上法庭。在證人席上坐定後,楊某根據審判長的要求,陳述了自己的年齡、學歷及與被告人的關係。
  據楊某陳述,楊某37歲,大專文化程度,從1997年到去年,與劉漢共同生活了16年。
  這是劉漢去年被抓到案後,兩人首次見面,竟是在莊嚴的法庭上。
  在法庭上,公訴人沒有對楊某進行訊問。根據法庭調查程序,輪到劉漢發問時,面對與自己相隔咫尺的楊某,劉漢未語淚先流,許久,他才哽咽著問道:“他們起訴你什麼罪?”
  楊某回答說:“不知道,我還沒受到起訴。”
  劉漢馬上提高聲音又問道:“他們起訴你什麼罪都不知道嗎?”
  楊某回答說:“可能是窩藏吧。”
  聽到楊某的回答,劉漢哭出聲來說:“我覺得最最最對不起的就是你!”
  楊某急忙道:“沒有啊,你沒有對不起我。”
  審判長對劉漢與楊某之間跟案件無關的對話予以制止。由於劉漢一時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審判長臨時中止了劉漢的發問,讓其情緒平穩後再發問。
  隨後,被告人劉小平、被告人劉漢的辯護人、被告人劉小平的辯護人相繼就案件的相關事實進行了發問,楊某一一作答。楊某的證言印證了劉小平窩藏犯罪嫌疑人王雷、小島項目開發與村民發生矛盾的部分事實。而對被告人劉漢及其辯護人此前提出的部分證據細節的質疑,予以了否定或不清楚的回應。
  這一過程中,楊某情緒較為平靜。
  劉漢的情緒稍許平靜後,審判長允許其再次對楊某發問。劉漢在發問中,稱呼楊某昵稱。
  發問過程中,劉漢並沒有就具體案件事實進行發問,而是讓楊某將與自己共同生活16年過程中,對自己的感知說一下。這一問題由於與本案無關,被審判長制止後,劉漢的情緒再次失控。在審判長再三提醒和警告劉漢註意控制自己的情緒無果的情況下,法庭終止了劉漢對楊某的發問。
  在楊某被帶離法庭的時候,劉漢淚流滿面對楊某說:“我很對不起你,你不要不理我,你要好好帶我們的小孩,把媽媽照顧好……”
  在被法警帶離法庭的過程中,楊某一直扭頭回望被告席上的劉漢,亦流著淚回答說:“我不會不理你,我願意跟你一起坐牢,家裡的事情你放心,我出去後一定會把小孩好好撫養成人,把媽媽照顧好……”
  關鍵證人出庭 指證劉漢指使手下殺人
  12日上午,劉漢等被告人涉嫌組織、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、故意殺人罪等犯罪事實的關鍵證人、另案犯罪嫌疑人孫某出現在咸寧中院審判法庭的證人席上,引起法庭內外的高度關註。
  劉漢安排“做掉”王永成
  孫某詳細講述了劉漢指使殺害王永成的來龍去脈。
  據孫某交代,在開發綿陽小島項目過程中,漢龍公司司機何某在酒吧與人發生衝突,打傷了當地一“操哥”、綽號“艾娃子”的手下。“艾娃子”的小弟王永成藉此向孫某和漢龍公司索要工程,遭到拒絕。王永成遂揚言要炸漢龍公司辦公室、漢龍保齡球館和孫某的車。孫某將此事向劉漢彙報,劉漢明確指示他安排人“做掉”王永成,不要讓王再找公司的麻煩。
  隨後,孫將此事告訴繆軍、孫華君,並打電話向劉維借來3支槍。繆軍將這3支槍交由唐先兵、劉崗、車大勇等人,孫華君提供作案車輛,共同殺害王永成。
  作案後,孫某根據劉漢的安排,從公司拿錢安排繆軍、孫華君、唐先兵到劉漢在深圳的一處房屋躲藏,費用由劉漢簽字,在漢龍公司報銷。
  一個擁抱能抵幾十萬
  在指證劉漢的“黑老大”地位及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四川等地的重大影響時,孫某說,有一次他和劉漢見到繆軍,劉漢熱情擁抱了繆軍。孫對此印象深刻:“我跟漢哥這麼多年,從來沒見他擁抱過誰。那種動作,我感覺對漢哥來說比給幾十萬元更隆重。我們做期貨一次給他賺幾個億,他也沒有擁抱過我。”
  當公訴人問到劉漢與史某等人發生矛盾,劉漢出資1000萬元欲買史某人頭的犯罪事實時,孫某說:“我當時聽了比較驚訝,我跟他那麼多年,獎金工資加在一起都沒有1000萬元,他出口氣就要花1000萬元。”
  孫某說,他跟劉漢這麼多年,只要是劉漢的命令,他都要隨時聽從,即使後來離開了漢龍,他也是要這樣做的。
  犯罪結構
  被告人36名
  (因被告人眾多,分成7組,分別審理)
  劉漢等10人案
  劉維等7人案
  陳力銘等5人案
  桓立柱等3人案
  劉學軍等3人案
  曾建軍等5人案
  曠曉燕等3人案
  外殼:漢龍集團
  首要分子:劉漢(負責指揮)孫曉東(日常經營管理)劉維(組織打手)
  骨幹成員:唐先兵、仇德峰、
  劉小平(管財務)等10人
  一般成員:劉崗、李波等20人
  保護傘:3人
  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原政委劉學軍(主辦周政被害案,向劉維通風報信,掩蓋事實)
  什邡市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劉忠偉(為劉維的賭博游戲機廳提供掩護,為劉維提供槍彈。)
  德陽市公安局裝備財務處原處長呂斌(放任劉維犯罪,先後為劉漢、劉維4個超生小孩上戶口)
  審判進程
  在咸寧中院正式開庭。
  陳力銘等5人案、桓立柱等3人案被告人認罪,宣告休庭,擇期宣判。
  劉學軍等3人案(均表示認罪)、曾建軍等5人案、曠曉燕等3人案宣告休庭,擇期宣判。
  劉漢等10人案法庭調查,檢方展示涉黑槍彈,震驚法庭。劉漢否認槍彈與己有關。
  劉維等7人案法庭辯論,劉維當庭悔罪,法庭休庭,將擇期宣判。劉漢等10人案結束法庭調查,劉漢否認指控。
  劉漢等10人案進入法庭辯論,劉漢繼續否認指控。
  製圖:羅懌
  本版圖文均由湖北日報報道組提供
  (原標題:劉漢與前妻法庭相見 未語淚先流催人警醒)
創作者介紹

599 GTB

so65soff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