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商報記者 王冕
  攝影記者 鮑泰良
  核心提示
  劉家婉的
  幼教經:
  “孩子身心健康是最重要的,沒有健康,談什麼學習。”
  “如果有孩子一個人坐在一邊,不說話,老師一定要問清原因。”
  “應該讓新招的老師跟著有經驗的老師跟崗一段時間後,再正式上崗。”
  1948年,27歲的劉家婉成為重慶一所私立托兒所的保育主任。
  這其實是一個掩護身份。作為地下黨員,她的主要任務是聯繫幼兒家長,收集信息。那時的她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最後竟“弄假成真”,在幼兒教育這條路上一直走了下去。
  32年間,她先後在4所幼兒園(托兒所)擔任園長職務,送出了一批全國優秀教師。她不是幼兒教育科班出身,但對幼兒教育卻有著最朴素的認識:勤儉辦學,不給家長增添負擔,對幼兒的情感關註遠比知識學習更重要。
  調任三幼提出兩個辦學原則:
  不增加家長負擔 關註幼兒情緒
  1951年,西南婦聯在重慶籌建幼兒園,劉家婉應要求出任園長。1954年,她隨丈夫來到成都。丈夫所在單位為解決家屬子女入園需求,也決定籌建幼兒園,並理所當然起用了這位現成園長。
  “那時條件可沒有現在好。”劉家婉回憶說,園所是租用的民房,條件簡陋,沒有玩具,而更讓她頭疼的是師資問題。因為招不到幼兒教師,幼兒園只有把各家保姆集中,充當臨時教師。“吃飯時,保姆端一個碗,拿一個勺,這邊喂一口,那邊喂一口。”她只好對這些“老師”進行基礎培訓:“幼兒進食要保證衛生乾凈,防止疾病傳染,所以每個孩子一個碗,一個勺……”
  1959年10月2日,劉家婉調任成都三幼。這所創立於1914年的幼兒園因保教質量高,在成都頗有名氣,不像以前她工作的幼兒園,萬事都要從頭抓起。所以,上任之初,她只給老師們提了兩個基本原則。
  勤儉辦學,不給家長增加經濟負擔,是她提出的第一個原則。“那時成都不是開幼兒運動會嘛?為了出場整齊好看,小朋友都要穿統一的衣服。但我們不能伸手找家長要錢!”最後,幼兒園自掏腰包,購買了一批便宜毛巾,讓老師們加工成“比賽服”。“老師們還找來了染料,男孩衣服染成藍色,女孩染成紅色,穿在身上非常漂亮。後來,每次幼兒園有什麼活動,都把這套衣服拿出來穿。”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十年,但回憶起當時的熱鬧場景,劉家婉還是呵呵笑出了聲。
  她還主張保教應以保為主,以教為輔。“孩子身心健康是最重要的,沒有健康,談什麼學習。”她要求老師必須隨時關註每個孩子的情緒。“如果有孩子一個人坐在一邊,不說話,老師一定要問清原因,是生病了,還是和小朋友鬧不愉快。”她有空就會在幼兒園裡巡視。一天中午,她巡視到寢室,老遠就聽到一位老師的聲音:“快點快點!莫吵了!都睡覺!”當天晚上的全園教師會上,她點出了這一問題:“孩子入睡時,應該為他們營造柔和輕鬆的環境,要是聲音太大,本來孩子都昏昏欲睡了,結果又來精神了!”
  93歲仍關註幼教:
  “新修幼兒園,哪來那麼多老師”
  在成都三幼,劉家婉一直乾到了退休。這位園長在任期間,三幼走出了一批至今在成都幼教界都赫赫有名的優秀教師:全國“三八紅旗手”蔡邦瓊、全國優秀教師李俊秀……
  回過頭來看,她在師資培養方面的做法,放在現在也是不過時的。那時,三幼每年都要接待大批訪問,她便要求老師都要承擔公開課任務,以此來促進交流和提高。有一次,一位年輕的骨幹教師拒絕接受任務,遭到了劉家婉的嚴厲批評:“你不就怕到時上不好,在同事面前丟臉嘛!那你現在好好學習準備,上一堂漂亮課,不就行了?”
  劉家婉覺得自己對老師“有些嚴”,老師們卻覺得她可親。“她是我最尊敬的一位園長。”已經70多歲的李俊秀告訴記者,劉園長工作上的確是嚴要求,但在生活上對老師卻是無微不至。“很多老師都受過她的照顧和幫助。”她說,以自己為例,“我的孩子小時候身體很不好,每個月都要住院。我一個月工資才30多,根本不夠花,只有借。後來,劉園長只要知道我孩子病了,就主動拿10多塊錢借給我,也不說什麼時候還。”1980年,孫小琪還是一個剛入園1年多的年輕老師,因為打針過敏而在醫院暈倒了。“那時劉老師都快60歲了,騎著自行車,晚飯也沒吃,跑到醫院來看我。那個場景我到現在還記得。”
  已經93歲的劉家婉如今仍關心著成都幼兒教育的師資問題,耳聰目明的她常常上網瀏覽相關新聞。“有個問題擱我心裡好久了。”她對記者說,前段時間,她從網上獲知,成都要修一批幼兒園。“現在的硬件,我不擔心,但老師問題怎麼解決?”她說,對新招的老師,她個人覺得,應該先跟著有經驗的老師跟崗一段時間後,再正式上崗。“這個事情現在弄沒有?現在不弄,到時幼兒園都修起來,就晚了!”  (原標題:當了32年園長93歲仍牽掛幼教)
創作者介紹

599 GTB

so65soff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