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乙
  我是舒乙。在過去的2014年,我的散文和繪畫作品自選集《開竅的日子》出版。這一年,我還在臺灣兩位大夫的幫助下,從右腎腫瘤的威脅中走出來,徹底治愈,又開始正常寫作、畫畫、講演和從事社會活動。
  在社會文化方面,2014年,我看到了一些不正常的文化現象。比如文藝節目忽視文藝的欣賞、勵志、反映社會和人性的功能,只註重娛樂甚至嬉戲的功能。
  雖然“文學是人生教科書”這樣的命題太過老套和狹隘,也過於強加和誇大、不切實際,但文學應是反映社會人生的,這應該不錯。《紅樓夢》之所以不朽,就在於此。文藝應有特殊的欣賞功能,還應有勵志功能,在把讀者感動之後,或笑,或哭,回過頭來,要讓讀者自己去領會到一些人生的道理。如果僅僅是娛樂功能,甚至嬉戲功能,則未免本末倒置了。
  與此相關的另一現象是重要的晚會節目中太註意流行時尚,缺少交響樂、歌劇、芭蕾舞、鋼琴、小提琴等高雅藝術,編排水平上顯得比較低級,品味不足。每年我國都有不少優秀青年選手在國際重大比賽中獲獎,但是從來沒有邀請他們在國內的重要晚會上亮相表演。
  此外,有一個很不好的現象是讀書的萎縮。玩手機代替了讀書,甚至有人在聽講演、看演出時,也要掏出手機來忙活。對手機的依賴嚴重損害了人們對經典作品的閱讀與崇拜,使人們的精神生活側重面發生了嚴重的傾斜和顛覆。
  與此同時,小書店萎縮,包括有二十多年曆史的著名書店都紛紛倒閉關門,活不下去。這和國外形成強烈反差。在巴黎、柏林、倫敦,小書店林立,到處都是,全然是城市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,也是一座文明古城的名片和驕傲。讓小書店萎縮絕不是什麼好現象,特別是正在倡導文明、提倡繁榮精神生活的時候。文學上有高地,沒高峰。數量上的大繁榮不等於質量上的豐收,傳世之作有待產生。
  還有一個現象,文化名人故居裡,尤其是作家故居裡,基本上買不到作家的書,也買不到有特色的紀念品,究其原因,是上級文物部門一律不批准經營權,不能賣書和紀念品,不能開發票。這和國外的博物館、故居紀念館相比有天壤之別。後者賣書、賣獨特的紀念品的收入可以占到博物館(不管是國家的還是民營的)全部收入的三分之一。博物館不收門票,國營的由國家全部供養,固然是大進步,但為觀眾提供書籍和紀念品這個環節,同樣不可忽視。
  雖然存在一些不正常的文化現象,但總體來說,2014年是給人希望的一年。10月份,習近平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,對文藝圈的種種亂象起了糾偏的作用。習主席講話之後,我看到文藝圈反思得很厲害,這讓人很高興,感覺文藝從經濟掛帥回到了正確的方向。對於2015年的中國文藝圈我充滿期待,預計會有好的發展。(老舍之子、中國博物館學會副會長、中國老舍研究會顧問)
  本報記者 張亞楠 採訪整理
(原標題:文藝圈反思得很厲害)
 
創作者介紹

599 GTB

so65soff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